【秦沐秦】兜兜转转 04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秦沐秦无差

※ooc属于我,陪伴属于他们

——————————————————————

位置测评之后,时间似乎一下子宽裕了很多。离60进35的淘汰还有半个月,下一轮舞台的分组也要暂等一两天。

大家终于好好睡了一觉,小孩们恢复了精力倒是更加闹腾了。

宿舍里地方小选管也管着不让太闹腾,练习室里是确实懒得管也管不着了,几个练习室里不是开趴的就是唱k的。韩沐伯本来是闲不下来想来练习,到了练习室才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天真,干脆钻到那群vocal边上时不时和上几句和他们一起闹腾。

只是某位rapper也莫名其妙黏着他来了,在vocal们的排挤中反复强调自己前副主唱的身份,还抢到了麦,正在一片嘘声中甜甜地唱着不符合他年龄段的《有点甜》。

还是看着他唱的。

“是你让我的世界从那刻变成粉红色”

27岁成熟男人的声线虽然带着点他与生俱来的少年气,但也确实算得上稳重了。只是韩沐伯听着反而觉得比原创甜得多,像是和那人名字很像的那种鸡尾酒,明明是酒,洒在手上却是甜腻腻黏糊糊的一片。

他一边嫌弃秦奋抛来的媚眼飞吻,靠努力产出表情包掩盖自己心虚的眼神,一边意识到自己可能不知不觉给秦奋开了滤镜,手动关滤镜的同时不得不承认这些傻白甜歌词其实写的还都颇有些道理。

没意识到的时候不觉得,一旦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某个人,整个世界确实是立马不一样起来。

可偏偏他不是看到恋爱就冒粉红泡泡的小年轻了。

但他又答应了秦奋恢复正常。

秦奋还突然开始天天黏着他。

这时候才发现秦奋之前的形容没什么毛病,找不到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的心态,干脆站到命中注定soulmate的立场,倒是没什么不合适的。

他借着理由放纵自己的喜欢肆意生长,只有晚上躺在床上了又悉数斩断。

甚至自虐得有些乐此不彼。

秦奋唱这首《有点甜》确实是因为韩沐伯。

不是想试探反应,韩沐伯不是会吃这种套路的人,他都能猜到韩沐伯的反应无非是嫌弃他,只是他一肚子的喜欢快装不下了,只好沿着这种弯弯绕绕的玩笑溢出来。

他本来就没想着给自己立成熟稳重的人设,没事就爱卖个萌,唱起这种歌也是一点不违和。

但看到意料之中的嫌弃还是有点难过。

他低头瞄了眼歌词,心说韩沐伯有毒吧,他的世界不仅没变成粉红色,还越来越blue了。

但下一秒他抬头看着韩沐伯的眼睛还是发着光:

“是你让我的生活从此都只要你配合”

悠闲的日子也就这么两天,主题考核的投票分组结果出来了。

韩沐伯和靖佩瑶在《我永远记得》组团圆,秦奋左叶也在《firewalking》成功会师。秦子墨哭哭唧唧地撒娇说觉醒东方没有人爱他每次分宿舍分组他都被隔离在外,转头就暴露了小学鸡本性在《听听我说的吧》组玩得相当开心。

这次给的排练时间和前几次相比相当充裕,大家都感慨终于可以睡足觉再练习,秦奋的水土不服却反而复发了。

其实就是北京气候太干的问题,秦奋从小在南方长大,后来去的韩国也不算什么干燥的地方,来了北京实在不适应,动不动就要流鼻血。

这毛病在他刚被韩沐伯拐来北京的时候常犯,韩沐伯兜里塞的一包餐巾纸有半包都是为他备着的,后来还给他买了药,秦奋觉着流鼻血而已,自己一点不上心,还得韩沐伯每天给他备着药,等他流鼻血的时候和餐巾纸上塞他鼻子里。

谁知道忙到睡不了觉的时候不复发,闲了两天反而复发了。

连带着韩沐伯随身带药带纸的习惯一起复发了。

只是大厂里是有医务室的,他的药一次没用过。


秦奋这次流鼻血被送去医务室的时候韩沐伯正在带vocal组的小孩们练舞。

他们组舞蹈不算难,那几位舞蹈基础不错的学会了练熟了干脆坐在边上一边练声背歌词一边嘻嘻哈哈说笑,时不时还调侃几句他们认真负责的队长:“哇——大伯跳得好帅——。”

韩沐伯正好示范完这个动作有空理他们了,听了这话嫌弃到五官都皱在一起,说你们可得了吧,整这里个郎儿的干啥子。

大家被他这口混着山东味和东北味的京片儿逗得不行,他也乐得给大家添点乐子,正想再来两句,却突然在一片闹腾里隐隐约约听见左叶喊了声奋哥。

他转头看向门口,秦奋正好被弟弟扶着仰着头捏着脖子从门口经过。

这是又流鼻血了?今天第二次了吧?

韩沐伯抬起脚就转身往外走,快走到门前却僵硬地拐了弯,拿起了自己放门口地上的水杯,哐哐往嘴里灌了两口。

这两天秦奋老在他身边转悠,惹得他那些好不容易戒了的习惯似乎又有复发倾向。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他不知怎么就想起这句话,记忆中似乎是朋友里的一对情侣狗有次在朋友圈秀恩爱时用的文案,他评论祝99,心里却着实觉得这话真是太矫情了酸到快掉牙了,谈恋爱的人真的都挺傻。

喜什么喜,高山流水好兄弟之间的关心而已。

他放下水杯继续看小孩们跳舞给他们抠动作,却一直留了份注意力在门外,余光时不时瞟上一眼。

这么难得的好兄弟,是得在意一点。


只是韩沐伯在意了40分钟,也没见秦奋回去练习。

他已经带着小孩们大概把舞蹈动作大致都过了一遍,干脆也放他们解散休息了,十来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跳完舞也没力气闹腾了,坐在地上唧唧喳喳聊起来,靖佩瑶懒得不行直接坐地上往他这挪过来:“老韩,晚上有空在宿舍再教下我那个动作,我老觉得自己做出来有点奇怪。”

靖佩瑶想比划一下,但那是个腿部动作,他用手实在比划不出来又实在懒得站起来,坐在地上干蹬腿了半天才得到韩沐伯恍然大悟的表情,结果被正好突然推门进来的左叶吓了一跳,腿一蹬后脑勺就撞上了身后的镜子。

左叶担忧的表情被他这下逗崩了,想笑话瑶哥难得犯蠢出丑,但也到底没忘正事:

“伯哥,奋哥又流鼻血了,流半天了一直没停,医务室的医生说得送去医院看看。”

“好,你赶紧回去练习。”韩沐伯点点头,呼噜呼噜靖佩瑶的后脑勺,站起来冲那个人群中聊得正热闹的男孩喊了声,“尤长靖!我陪秦奋去趟医院,你带着他们练。”

“哦好!秦奋哥他怎么啦?”

“没事,流鼻血而已,他能有啥事。”韩沐伯拿了水杯外套就往外走,顺手拍了拍门口左叶的脑袋,“听话啊,赶紧去训练。”

左叶乖乖点头想说韩老师再见,韩沐伯却完全没给他机会,一米八的大长腿迈得虎虎生风,差点就要跑起来了,插个翅膀简直能飞。

“...所以秦奋去医院为什么韩老师一定要陪着?”尤长靖糊里糊涂接下了任务却实在没看懂。

“不知道啊,奋哥让我来和伯哥说的。”

“他俩就这样。”靖佩瑶终于站了起来走到尤长靖边上拍了拍他肩膀,“我们觉醒东方的都习惯了。”


韩沐伯推门进来的时候秦奋正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玩游戏。

毕竟是没摄像头的医务室,何况等会又得出去去医院,玩手机也没人管了。

秦奋正对着枪,被突然推开的门吓了一跳,手一滑手机差点砸脸上,回过神已经死了。

“韩沐伯!风风火火的干嘛啊!我对枪呢!本来稳赢的好哇?”他借题发挥闹开了,看韩沐伯张嘴要质疑他的技术直接撒着娇打断,“我不管!你得为我的死亡为我吃不了鸡负责。”

“又在这颠倒是非。”韩沐伯对他的赖账行为已经习以为常,走过来对着他的隔壁甩了一巴掌“我急急忙忙过来还不是为了陪你去医院。”

“为了陪你”——秦奋被这突然的暴击打的心里一颤,憋了半天也忍不住笑意,但嘴上仍然别扭着:“我没叫你陪我啊,我就让左叶跟你说一声。”

“哦,是我理解错了。”韩沐伯被气笑了,把装着温水的保温杯砸在桌上转身就走,“那我走了你自己去。”

秦奋知道他是假急也不陪他演,就定定看着他笑,韩沐伯没人拽很尴尬,回过头就看到秦奋仰着脸笑得一脸傻样,鼻子里还塞着棉球,就弯着眼睛盯他看,好像等着主人奖励的大狗,又好像得意洋洋自知被宠着的猫主子。

哪来的大傻子。他心里嫌弃,但也被笑得一点气都没了,不得不讪讪走回去。

秦奋还是给了他一个台阶,开始拽着他袖角晃:“我错了嘛!陪我去医院!”

他认准了韩沐伯拿他没办法。

可他也知道这个没办法并不仅限于他,只是韩沐伯一向的色厉内荏,看着特有底线要求特高,动不动吼人还威胁说要打你,不小心踩过了线才发现都是虚的,他拿你一点办法没有,打也不会狠心下重手,真正生气的底线其实还远着呢,不然秦子墨后来怎么能那么皮。

秦奋由衷觉得喜欢上韩沐伯太容易了,他长了张精明严厉的脸,但一旦带上点笑意看你一眼,你又会觉得全世界的温柔都在他眼里,而你已经身在其中溺水而亡。然后?然后他犯蠢你觉得他可爱,他抱着保温杯吐槽你也可爱,他板着脸凶你你都觉得温柔,看他气得不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会以为自己被他捧上了天,等你终于意识到他捧上天的不止你一个人——不好意思,晚了。

而且秦奋觉得,如果韩沐伯不对每一个人都如此温柔,那他就不是韩沐伯了。

秦奋只好自认倒霉,痛苦地享受这份属于所有人的温柔,只是时不时闹腾着多过线一点点,想方设法地找蛛丝马迹告诉自己——你看,他把你捧得比其他人都更高点。

秦奋悠哉地翘着二郎腿,趁着韩沐伯在认真听医务室医生交代注意事项,肆无忌惮打量暗恋对象的背影。

粉色的卫衣衬得他粉嫩精神了不少,黑色的内搭短裤打底裤都是他俩的同款,被打底裤包裹的小腿又细又好看。他稍微歪了歪身子又找了个侧面视角,发现韩沐伯的裤兜里鼓鼓囊囊,露出来了个相当眼熟的白色盖子。

韩沐伯正好和医生沟通交流完了,走过来轻轻踹秦奋的腿:“起来吧,去医院。”

韩沐伯就侧站在他边上,裤兜也正好在对着他的这一侧,还在他正好能看见的高度。

这么近了秦奋还没想起来就真成傻子了。

他找了这么久蛛丝马迹,真正找到的时候还是手足无措得愣了很久,而随着关键证据被发现,整个故事的前因后果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他只知道韩沐伯看他半天没反应,伸了只手给他,他拉着这只手站起来又被拉着往外走,把韩沐伯的手攥得很紧很紧。

秦奋是被室外的冷风吹醒的。他想平视韩沐伯看看他的眼睛,刚低了点头就被托住了下巴。

“还流鼻血呢,注意点行不行。”韩沐伯把他的头掰回原来的角度,“我拉着你,帮你看路。”

这么个仰视视角,确实不适合说什么花里胡哨的话,也不适合质问些什么。

秦奋把想说的一肚子话乖乖咽了回去。

医院这地方,似乎从来没有个空闲时候,来医院对秦奋而言从来不是什么美好回忆,且不说生病的不舒服,光是到处排队等号跑来跑去就惹得人心烦。

但这次不一样。

韩沐伯为他忙前忙后排队挂号,他只要安安稳稳坐着,看着韩沐伯,乖乖被韩沐伯拉着到处走就好。

韩沐伯甚至为他与一个小姑娘交涉,把她用来放东西的一个位置腾给了秦奋,自己站在秦奋身前盯着屏幕等叫号。

旁边的小姑娘带着耳机专心玩手机,另一边的老太太正逗着小孩,没有一个人在意他们,吵杂的环境反而带来了一种安全感。

秦奋拽了拽韩沐伯的裤腿,看他转身了,又去拉着韩沐伯的手。他斟酌了半天,还是从最直接的点开了刀:“韩沐伯,关于你上次关于大提琴的那番话。”

韩沐伯的手轻微颤了一下,秦奋心知自己赌对了,紧紧攥着韩沐伯的手:“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喜欢我?”

这时候问出的你喜欢我和说我喜欢你其实没什么差别了。

“你想多了。”韩沐伯回答得果断又决绝,可他们又彼此心知肚明——他在撒谎。

“你在害怕什么?”秦奋再一次明知故问,他其实也怕,不得不选了个循序渐进的方法。

韩沐伯却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他等他的下文。

他们确实默契,把彼此的装模作样明知故问都看得清楚。

默契到残忍。

秦奋直接拿出了韩沐伯兜里的药。

“韩沐伯,你早就开始改变自己了。”

“你的害怕没有意义,你也不是会为了虚无缥缈的未来畏手畏脚的人,至于委屈自己给别人一个交代......”

“我得给自己一个交代。”韩沐伯自以为自己的温柔克制只是为了无愧于心,从来不是什么高尚行为。

“我知道替你决定什么对你好什么对你坏很不合理,顶多也就是我个人的自我感动,但害怕这事,不是知道没有意义就可以改正的。”

他确实不觉得和秦奋的关系改变会阻碍什么未来,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只是他对爱这种东西有种本能抗拒。

“秦奋,我是个谈过两三段恋爱的成年人。”

“一开始,我自认为自己每次都投入了我能投入的所有的爱。可后来再回头看,只剩虚妄荒谬,爱早就不见了。”

“后来,我试着给自己留一点退路...结果显而易见。”

“我还是没有勇气把我剩下的爱全部都给你,而我渴望得到的也是全部的爱,付出与收获不相称是不合理的。”

“至少现在,我希望自己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

我不希望自己自卑到轻易为你和别人的正常交往不爽,还不敢走上去牵你的手——这话实在甜腻过分了,韩沐伯犹豫斟酌很久也没说出口。

“128号,秦奋,请到02号诊室。”

“......靠。”

这种矫情的话,说的时候都是鬼迷心窍,清醒了真的是相当羞耻。

秦奋看着韩沐伯突然炸了,甩手就走,又想起他仰着头没法看路,怕他走着走着撞上小孩,不得不一脸不爽地回来,扶着他去诊室。

这人怎么这么可爱。

秦奋抬手勾上韩沐伯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凑到那人微微泛红的耳垂边:

“我对这事想得实在没你这么复杂。”

“但只要你要,我所有的爱都是你的。”

“我有的是时间等你。”

Tbc.

这章拖了很久...但字数是前几次的两倍还多了。
其实可能也就是那些太太们正常一更的长度
本来想这章完结,结果唠太长了实在完结不了。
想写虐一点最后却莫名其妙甜了。
其实这章完结也可以,下章毫无悬念还用写吗?
应该还是会写吧,但肯定还要想一想怎么完结,之前的想法有点接不上。
下次再见。

评论(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