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秦淮】回响

*算个误解向纪实吧
*一发完

01

“我这样真的是为他好吗?”

窗外的蝉鸣伴着热浪透过窗户缝隙挤进了练习室,练习室的空调已被调到了18度却仍收效甚微,而修空调的师傅得明天才能来。

韩沐伯的t恤已被汗水浸透了,牢牢黏在他身上,其他人也是如此。

为了梦想。

秦奋伸长了腿摊在练习室角落的椅子上休息,手里握着矿泉水,胸口随着深呼吸大幅度起伏着。

韩沐伯站在与他呈对角线的角落里,靠着镜子看弟弟们练舞,却在视线扫过秦奋的时候恍了神。

喊秦奋回来真的是为他好吗?

追逐梦想也许并没有大众鼓吹的那么伟大,也不算什么生活必需品。

他见过太多人奔跑在这条“追逐梦想”的路上,残废,挣扎,放弃,死磕。

韩沐伯是靠一腔孤勇和执念切断了自己所有的退路。

可秦奋本不用再回来受苦的。

我喊秦奋回来,真的只是想为他好吗?

站在中间的秦子墨看韩沐伯盯着自己这个方向盯了半天,心虚踏错了拍,他急急忙忙调整,心说完蛋,却没等到预料中的责骂。他松了口气,又觉得奇怪,正要去瞄一眼韩沐伯,却被身后的一声怒吼吓了一跳。

“秦子墨!想什么呢!”

他吓得一激灵,彻底老实了。

秦奋吼了人去看韩沐伯,正巧与韩沐伯对视,韩沐伯却毫无回应地移开了目光。

确实是不能要求有什么回应的。毕竟韩沐伯与秦奋对视了才堪堪清醒过来,没表现出心虚样子已是超常发挥。秦奋不知道这个,只当他是累了。

“老韩,你也歇一会。”他躺那招呼韩沐伯,“我帮你看着他们。”

“没事,我这么站着就是休息了。”韩沐伯顿了顿,“谢谢。”

是否回来受苦的权利终究还是在秦奋手上。

可他真的是为他好没有一点私心吗?

02

在韩沐伯看来,他能说服秦奋回坑并不是他的眼光有多独特。

只是只有他这么信誓旦旦地保证了而已。

秦奋人缘不错,圈内有不少好友,但没人敢像他一样竭尽全力去说服秦奋回来,说“你都当不了偶像,那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当偶像了”。

正因为是是熟谙娱乐圈的好友,不敢再把人拉回来。

而韩沐伯未想过当秦奋的好友。

他只是偶然相遇的正义路人,又好像那些网络暴民,突兀地出现强烈表达自己单方面擅自理解的心痛惋惜,阴差阳错地惺惺相惜成了同行人。

“我没有私心。”

“我这么做只是想为他好。”

韩沐伯哄骗着自己定了神。

却又突然意识到,当他开始质疑自己动机时,他已不再是单纯的正义路人。

03

“都怪韩沐伯把我带进坑来了。”

“我本来可以舒舒服服开着店,对,很享受的感觉。”

“韩沐伯把我拉进坑来了。”

秦奋正和一名工作人员抱怨着,韩沐伯静静坐在旁边听着,装着不在意的样子去握空中的灰尘,别说转头,眼神都不敢往右边瞟一下。

他听出了秦奋的无奈,却错过了秦奋说着这话笑得灿烂又嘚瑟的样子。

04

劝秦奋追逐梦想的时候韩沐伯敢说一句自己没有私心。

拉秦奋进同一个公司的时候韩沐伯可以梗着脖子说一句自己没有私心。

把偶练报名表交给秦奋的时候韩沐伯眼神真挚,说:“我没有私心。”

屁,私心很重。

一个尚且不知前途如何的小公司。

一个尚且不知收视如何的网络综艺。

他明知选秀综艺的艰难,明知练习生的苦楚,明知未来的迷茫,也从不觉得他和秦奋可以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你朋友于斌他们公司还是以影视资源为主。”他看着秦奋说,“觉醒东方是有音乐计划的。”

“如果偶像男团今年能火。”他看着秦奋说,“那第一个开播的偶练一定是最火的。......我们也等不到后面的了。”

他只是想拖着这个人陪自己一起,能一起多走一段是一段罢了。

“知音难觅啊奋哥。”他抬手装模作样搭上秦奋的肩,“伯牙子期一起走呗。”

05

秦奋着实觉得韩沐伯最近有点奇怪。

他掉到了f班,心里明白却也不是没有委屈的,只是在f班面对一群小孩也不好撒娇抱怨,看到小孩就忍不住装出一副天塌了有哥哥顶着的样子,只有去找韩沐伯这个同龄人。

他甚至庆幸韩沐伯没有晚生3天,没有留他一个人在91line。

靖佩瑶和左叶一进门草草洗漱一下就睡了,韩沐伯照常垫底最后一个洗漱。秦奋靠在浴室门外——密集的啪嗒啪嗒是在洗澡,窸窸窣窣是在穿衣服,水“唰——”地一下从龙头冲出来又霹雳咕噜打在洗手池里,秦奋开门走进去。

他们房的浴室门锁是坏的。

卫生间里的水雾刚悄悄摸摸往外散了一点又被关在了门内,韩沐伯被他突然进来吓了一跳,一声哎呦喂刚喊了一声又想起外面睡着的小孩放低了音量:“咋啦?”

“老韩......”空气中的水雾好像黏了不少到秦奋眼珠上,他眼睛泛着水光湿漉漉地看韩沐伯,“我掉到f班了。”

哦,这样啊。

韩沐伯看着秦奋走到f班的时候就担心他,好不容易吃晚饭的时候碰着了,却只听了秦子墨和靖佩瑶激动地描述秦奋在f班的热血演讲。他听着松了口气却还是觉着有些不安,听了这声“老韩”才终于放下了心。

他没忍住去揉了揉人头,被人一下拉进怀里,他配合着抱着拍这个比他还高的大小孩的背,想了半天却找不出一句合适的安慰。

他不会讲那些打鸡血的鸡汤和自欺欺人的安慰,更喜欢提出能实际解决问题的方案,帮忙分析问题的关键原因。

可秦奋此时显然是不需要这些的。

秦奋确实也没指望他哄自己,只是借着委屈讨个拥抱找个肩膀靠一靠,再多骗一句加油,韩沐伯肯定会给他加油的,他还要自己陪他走下去呢。

他俩抱了很久。

“也别把自己逼太紧。”韩沐伯说,“小心膝盖,尽力就好。”

06

韩沐伯知道既然秦奋做了这样的决定就应当支持秦奋走下去,却又忍不住因自己的私心而心虚。

这听起来很可笑,哪怕他明知自己不需要也不应该替秦奋的人生承担任何责任。他像是明知小孩已经长大了应当自己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却又忍不住在小孩展露不足时抱怨自己的家长。家长确实是对小孩有影响的,不然也不会有什么原生家庭问题,可他韩沐伯何德何能有这么大影响力呢?

万一呢,万一我真起了这么大作用呢?

他不敢说这句加油了,就像他从来不敢教秦奋跳舞,他不知道秦奋是否愿意在他40岁时让韩沐伯给他推轮椅。

07

韩沐伯属于不怎么做梦的那种人。

也不是睡眠质量好,是做了梦也记不住,偶尔还记得从睡梦到现实贯穿始终的不明出处的呼噜声,更多时候就记着自己不停地辗转反侧,好像是漂在海上沉沉浮浮,大脑似乎在睡梦中拼命运行到超载了,身心疲惫又清醒。他怀疑自己就没睡着过,看了眼手机上的03:28才敢确定自己是睡了一觉了。他轻轻翻了个身,试着回忆梦的内容延续这个梦,回忆了很久也还是一片黑暗中的迷雾,闭眼躺了半天反而开始觉得哪都不合意什么姿势都不舒服,什么左叶呼噜声太响了胳臂被压着了睡裤堆小腿上了被套上的拉链戳着脸了,口中舌头紧贴着上颚分泌的每一滴唾液都在叫嚣着让他去喝水,门窗紧闭的宿舍里空气像是静止了一般闷得他发慌,他受不了了,干脆从床上爬起来。

他烦躁得不行,从上铺爬下来时却不得不小心翼翼,怕一脚踩断了左叶连绵不绝的呼噜声。他的脚踩上地面,下方的空气似乎是比上铺要清新的,他扭扭脖子舒展筋骨,一转头被房间角落里映着白光的脸吓得一蹦。

Reaction天王差点叫出声来,克制本能的后果就是被呛着了,藏在左叶的呼噜声里压着声音咳嗽。他去瞪那人,瞪着瞪着却不怎么生气了。手机屏幕被调到了最暗,淡淡打在五官精致的水光肌上,又被浓缩在大杏眼的黑眼仁里亮晶晶的,这双眼睛被咳嗽声惊动正看向他,看着他的狼狈样子,眼睛和嘴角一起弯成了弯弯的月牙。

长得好看真是不得了啊。

他咳嗽停了才走过去,伸手挡住人的手机屏幕:“这么晚了看什么呢?赶紧睡吧。”

他声音压得很轻,带着鼻息透过耳膜撩拨秦奋的心脏。

秦奋跑了神,床边的人把手机从他手里拿出来,看了秦奋好半天,最后也没掀开手掌看那一眼,按了黑屏放他枕头边上,拍了拍他的肩,又轻轻揉了下他的头发,半带着教训的语气:“好好睡觉。”

08

你知道被二次击中的感觉吗?

你是知道他是多好的一个人的。

但当他做出符合这一”人设”的一些细小的举动时,你还是会被击中,一边是预料中的真不愧是他啊,一边是得到意料外的善待和尊重,心脏也是意料外的噼里啪啦,像沾了水点跳跳糖似的砰砰乱蹦,绝不像只是因为喜欢而加速那么简单。

屋内唯一的光源被切断,一切慌张和心动都被盖在了黑暗底下,再大的眼睛也不见了光彩,没人能看到秦奋的眼波流转想了又想了,只有一点点月光透过了窗帘,描绘出屋内大概的轮廓,证明光明与色彩与万物都还是存在的。

月色朦胧,黑暗暧昧,这是个不得不说些什么的氛围。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参加这个选秀节目吗?”

“我那三天看了101和202。我发现我至少能有一次舞台机会。”

“我想上台,我想上台试试。”

他自知自己来这个节目是有一些居心不良,却仍然想讨要一些支持和鼓励。

何况他也没说谎。

09

我果然没起那么大作用。

韩沐伯本应松了口气的。可死里逃生后侥幸与轻松却没得到应有的存在感,更多的是与高考志愿擦肩而过的失落,甚至连对录取者的嫉妒都胜过了侥幸。

我已经沦落到连舞台的醋都要吃了吗?他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无奈又好笑,只能借着夜色伪装着声线给自己无法上扬的嘴角做掩护。

“上台了就要对得起舞台。”醇厚的声线被压得低又轻,在黑暗里显得格外温暖,“加油。”

09

秦奋说:“我最想感谢的人是韩沐伯。”

End.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