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秦淮】新街口烤鸭

·反正我坚定认为自己写的是无差
·请勿上升,圈地自萌
·ooc

01
Jeffrey来北京了。
这不是个稀奇事,他们这行要是没戏没巡演几乎全年就北京上海长沙这三地跑,他跑来找秦奋约饭也不稀奇,稀奇的是这孩子点了名就要吃烤鸭。
“我还没吃过北京烤鸭呢,北京烤鸭好几家我看网上评论也搞不明白了,奋哥你带我吃一次正宗的北京烤鸭吧。”
秦奋当时正在赶通告的车上,他们5个都没睡好,小崽子们难得都没了精力,车里安静得只剩身边人的呼吸声。他本来带着耳机听歌,看韩沐伯在旁边睡着了一下一下点着头,小心翼翼凑过去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肩上,结果电话突然切进来,他慌慌张张连耳机线上的麦都找了半天,凑到嘴边跟心里有鬼似的小声和Jeffrey叨叨。
他想不通Jeffrey怎么会来找他问这事,他也才来北京一年而已,他是长了张playboy的脸,可playboy怎么连北京烤鸭都得知道......他答应归答应了,转头就开始抓耳挠腮编辑微信去问他那帮北京的朋友,他一边热热闹闹客客气气挨个寒暄过去,一边猜测这群人真的知道哪的烤鸭好吃吗?他唯一一次吃北京烤鸭还是和前团成员一起来北京吃的全聚德,后来再来北京也没刻意吃过烤鸭了。
秦奋肩上的韩沐伯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看他打出了“哪的烤鸭好吃”这几个字才开口:“新街口有一家不错。”
秦奋被他突然发声吓得颤了一下:“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伸手硬把我脑袋扒拉到你肩上的时候。
韩沐伯趁秦奋看不见窝在他肩窝翻白眼,只是忍着不舒服姿势强行装睡的人似乎也没什么瞧不起人的立场,他说话的语气正常又无辜:“刚你发微信的时候。”
哦——。
秦奋松了口气,绷着的肌肉也放松下来,这才隐隐觉着肩膀有点麻,他想装模作样打趣韩沐伯睡到自己肩上,但到底还是心虚没提这话:“新街口的烤鸭?我不太熟那块你要不要......”
“什么?烤鸭!”前面的秦子墨拿下耳机就听见烤鸭俩字咋咋呼呼转过来,露出手机屏幕上9个小姑娘的脑袋和中间闪闪发光的“full combo”,他转过脑袋就看到后座俩人的姿势,“wow~”
“你求生欲又不要了是不是?”韩沐伯直起身整理身上的衬衫,秦奋操着软软糯糯的口音瞪秦子墨,伸手要去掐他的后颈,秦子墨弓着身子往前躲叫唤着求饶,这下除了左叶弟弟大家都醒了。
“诶你们刚刚说什么烤鸭啊?新街口烤鸭?好吃吗我还没吃过北京烤鸭呢我们去一趟呗!”秦子墨一边躲一边转移话题,没注意一脑袋撞上了副驾驶,这下连左叶弟弟都醒了。
“哎你可小心点。”靖佩瑶伸手去挡他的头,“把我们左叶撞坏了怎么办?”
秦子墨睁大他的大眼睛去瞪靖佩瑶,嘴里还是嚷嚷着:“烤鸭!烤鸭!左叶弟弟吃过北京烤鸭吗?”
坐在前头的小孩还懵着呢,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回头:“啊?我没吃过北京烤鸭呢......”
“你们看!我们弟弟也没吃过北京烤鸭!哎呀把咱孩子可怜的,去吃嘛!”秦子墨揉了揉前头探出来的小脑袋又转过头,带着点红血丝也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和睡眼朦胧的大眼睛统一战线一起看着三位大人,尤其多看了靖佩瑶和韩沐伯两眼——在没有北京人的男团里,这俩位在北音上了4年学的完全被当做本地人使了。
这人怎么急急忙忙就闹腾起来了,韩沐伯扶额头疼:“有说不带你们去吗?是……”他刚要解释是Jeffrey说要来吃,又突然想起来自己扯的谎,硬生生住了嘴转头去看秦奋。
秦奋倒是自然而然接了下去:“是Jeffrey要吃北京烤鸭,让我和老韩带他去吃。你们要来就一起来呗。”

02
说是一起去,事到临头还是有了变故。
他们拿到一首歌,本是个好事,可时间实在是太急,任务落在兄组俩人头上,刚拿到稿子就直接进了录音棚开始熬夜。
还好他们和Jeffrey约在了死线当天的晚上,俩人似乎还堪堪赶得上。
 他俩也是忙昏了头,录完音先不管不顾地在录音室里睡了一觉连闹钟都没设,醒来看到手机屏幕上闪闪发光的17:32才匆匆忙忙往新街口赶。公司的车被经纪人开走了,他俩不敢挤晚高峰的地铁,坐上498路公交车困在车流里了才想起来晚高峰堵车这事。
“你们坐二号线坐到积水潭站,D出口出来别过马路往左走,路上应该能看到家肯德基和一家护国寺小吃……”
韩沐伯打了秦子墨的电话,拿着手机对着听筒里的小孩絮絮叨叨,秦奋坐在边上打字发微信指挥Jeffrey,他选要紧的点说了,觉着大概没问题就退出了聊天窗口,正好听到旁边靖佩瑶留下一句“伯哥你放心我去过”就果断挂了电话。
“哎这几个小兔崽子——不是,我给子墨打电话呢靖佩瑶是要干什么。”韩沐伯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屏幕气得瞪眼。
“他想干什么你不知道?”
秦奋一巴掌拍上韩沐伯的大腿,看着夸张实际卸下了力道,又前后捋了捋表示安慰。
“干嘛呢?吃我豆腐啊?”
“你看,你连我在吃你豆腐都知道。”
韩沐伯说不出话了。
吃豆腐还这么理直气壮要脸吗?他想问,又耻于承认自己是那块豆腐。他像是回到了前段时间带着几个小孩上节目跑通告的日子,想了一个又一个应急搭话救场方案,又把这些通通吞回了胃里。

可秦奋是不甘于沉默的。
他甚至没怎么斟酌,让人怀疑他究竟是蓄谋已久还是一时冲动。
“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男生。”
靠。
秦奋的声音带着黏黏糊糊的口音从口罩里闷闷地透出来,韩沐伯却连咬字都听得格外清楚。
韩沐伯感觉自己被分裂成了彼此黏连的好几个。
一个韩沐伯捂着胃蹲在地上,想回到几秒前把胃里的救场方案一股脑儿吐出来,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刚不说话干嘛呢?看这整得尴尬的。
一个韩沐伯被压垮了,秦奋坦白地过分了,过分到沉甸甸的,让韩沐伯措手不及又招架不住。
还有四个韩沐伯唠着嗑,一个蹲地上嗑瓜子看戏,看着其他韩沐伯说哎呦这几个招架不住了,哎也不怪他们这也没谁能招架得住,要不是我聪明我们早就全灭啦!
旁边那个揪着花瓣念叨,这么坦白杀伤力也太大了要死了,哎你说我该不该答应他啊?我喜欢他的吧?我该高高兴兴答应才行吧?会不会显得我很好追?而且这是在公交车上诶,是不是有点太不讲究了,不应该很有仪式感的吗...
第三个韩沐伯带了个金框眼镜,正摸着下巴,韩沐伯这次责任重大了,得开始攒钱了,好歹要保证性生活花销和养男友花销吧?秦奋的房间啥时候腾了?哎对等会得记一下今天几号毕竟是个纪念日......婚礼穿什么颜色的西服好啊?领养小孩需要什么手续等会找人问问......
第四个韩沐伯大手一挥,是男人就是上,我们摩羯座就是要干大事!他说着就要往前冲,吓得揪着花瓣的韩沐伯扔了花死命抱住他。
最后一个韩沐伯正活蹦乱跳地愣着——他的心脏也活蹦乱跳着咚咚咚地撞着胸膛,瞳孔似乎也变了形状,像是活成了猫和老鼠里的特效。
韩沐伯有点乱。
这要是两个秦奋谈恋爱,这时候指不定啵都打上了下车开房了。
可韩沐伯没法这么干脆利落。他是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的,但没想到这么快,他做好了俩人暧昧个几年的准备——他俩凑一块整一个出家人,一边一起出家一边一起成家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他以为自己至少得耐心等到俩人成功转型演员退团的时候,可秦奋正睁着大大的杏眼盯着他,没给他一点逃避的空间。
"你让我想想......"
"下车前给你答案。"

03
韩沐伯坐在秦奋旁边缩着头摆弄着手机,他把朋友圈刷新了五遍,实际一个字没看进去。
他想得烦躁干脆长按了右上角的小相机:
"怎么在拒绝暗恋对象告白后继续保持暧昧氛围?"
他干脆利落点了发送,又一下后悔了——他自己看着这条朋友圈都觉得自己像是个渣男,他还没设分组可见,就这么赤裸裸地发出去了。他瞄了眼旁边正在和人微信聊天的秦奋,又手忙脚乱地删了这条朋友圈。
可他刚退出微信回到桌面却立马看到了绿色图标右上角的那个明晃晃的红圈1,叫嚣着“我看见了”似的。
每一条朋友圈都不会平白消失。
他抱着不知是期待还是紧张点开微信,最上面明晃晃“腾讯手机充值”六个大字。
他又不知是要松口气还是遗憾还是表达被戏耍的愤怒了。

04
韩沐伯自己也明白,他还没到那个,可以拒绝了别人仍然和他保持暧昧的段位。
何况那人是秦奋。
韩沐伯没了两全其美的退路,做艺人还是做情人,做失格艺人还是不合格恋人,这两条路干干净净摆在他面前。
做艺人难,做情人更难。

05
"新街口豁口站到了……"
韩沐伯充耳未闻地愣在座位上,秦奋被他气得头疼,满怀失望站起来准备挤进人流下车,却被身边人拉住了手。
韩沐伯的五指强硬地挤进他的指缝牢牢握住了他的手:
“我俩别管那些小崽子了,两个人再坐俩站好不好?”
“坐什么坐。”秦奋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才偷偷漏出翘起的嘴角,他回握韩沐伯的手用力把他拽下车,“这是终点站了大哥。”

End.

关于偶像谈恋爱这事...其实是失格的,但毕竟是写文嘛,换个角度讲,hls牺牲了自己“合格”的可能性,去选择了大田。
偶像其实也不是不能谈恋爱,重点在于不能打破粉丝的梦,要么瞒死,要么强大到光靠才华实力甚至人格魅力就足够了,粉丝对他们在这一方面的需求低,或者他们不需要那么紧密地依靠粉丝了,谈恋爱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今天写完发现正好七夕啊,就凑个热闹吧。
七夕快乐。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