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秦淮】新街口烤鸭

·反正我坚定认为自己写的是无差
·请勿上升,圈地自萌
·ooc

01
Jeffrey来北京了。
这不是个稀奇事,他们这行要是没戏没巡演几乎全年就北京上海长沙这三地跑,他跑来找秦奋约饭也不稀奇,稀奇的是这孩子点了名就要吃烤鸭。
“我还没吃过北京烤鸭呢,北京烤鸭好几家我看网上评论也搞不明白了,奋哥你带我吃一次正宗的北京烤鸭吧。”
秦奋当时正在赶通告的车上,他们5个都没睡好,小崽子们难得都没了精力,车里安静得只剩身边人的呼吸声。他本来带着耳机听歌,看韩沐伯在旁边睡着了一下一下点着头,小心翼翼凑过去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肩上,结果电话突然切进来,他慌慌张张连耳机线...

【泊秦淮】回响

*算个误解向纪实吧
*一发完

01

“我这样真的是为他好吗?”

窗外的蝉鸣伴着热浪透过窗户缝隙挤进了练习室,练习室的空调已被调到了18度却仍收效甚微,而修空调的师傅得明天才能来。

韩沐伯的t恤已被汗水浸透了,牢牢黏在他身上,其他人也是如此。

为了梦想。

秦奋伸长了腿摊在练习室角落的椅子上休息,手里握着矿泉水,胸口随着深呼吸大幅度起伏着。

韩沐伯站在与他呈对角线的角落里,靠着镜子看弟弟们练舞,却在视线扫过秦奋的时候恍了神。

喊秦奋回来真的是为他好吗?

追逐梦想也许并没有大众鼓吹的那么伟大,也不算什么生活必需品。

他见过太多人奔跑在这条“追逐梦想”的路上,残废,挣扎,放弃,死磕。...

【秦沐秦】兜兜转转 05(完结)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秦沐秦无差
※谢谢4月每一位小可爱的陪伴
——————————————————————

韩沐伯其实不知所措了很久,以至于去给秦奋取药的时候听错了三次号。

他庆幸自己把秦奋留在了诊室,毕竟他刚刚还义正言辞逻辑清晰,却一转身就被一句“我等你”老老实实穿了心——真是特响亮的一声“Boom——”,到现在还在他脑子里余音绕梁。

他自认有点丢脸,还好剩下的脑子够他站在秦奋旁边装出一副成熟冷静的样子。

秦奋这种单刀直入的温柔包容对他的杀伤力一向很大。

韩沐伯习惯把自己放在一个照顾他人的立场上,也确实从没有人觉得他是需要照顾的角色。

而秦奋说:“我有的是时间等你。”

他一点...

【秦沐秦】兜兜转转 04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秦沐秦无差

※ooc属于我,陪伴属于他们

——————————————————————

位置测评之后,时间似乎一下子宽裕了很多。离60进35的淘汰还有半个月,下一轮舞台的分组也要暂等一两天。

大家终于好好睡了一觉,小孩们恢复了精力倒是更加闹腾了。

宿舍里地方小选管也管着不让太闹腾,练习室里是确实懒得管也管不着了,几个练习室里不是开趴的就是唱k的。韩沐伯本来是闲不下来想来练习,到了练习室才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天真,干脆钻到那群vocal边上时不时和上几句和他们一起闹腾。

只是某位rapper也莫名其妙黏着他来了,在vocal们的排挤中反复强调自己前副主唱的...

【秦沐秦】兜兜转转 03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秦沐秦无差

※ooc属于我,陪伴属于他们
—————————————————

韩沐伯的死倔是相当完善的一个系统。

所以他喜欢谁,要么死倔着不承认,要么死倔着也要把自己挖出来。

他控制不了自己生根发芽,却也实在不敢走那条茁壮成长的路。

当一颗种子多自由。干嘛非得在脖子上套上了绳索,再把另一端交给别人。

早就过了那个敢爱敢恨的年纪了。

挖出来就好,会没事的。他安慰自己。谁还没几段难忘过去?

挖出来我还是那个自由的我。

他向自己举起了刀。

秦奋虽然跟自己夸下了豁出去的海口,但真的等有空和韩沐伯聊几句,已经是在位置测评的舞台后台了。

韩沐伯穿着的衬衫是...

【秦沐秦】兜兜转转 02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ooc属于我,陪伴属于他们
——————————————————

秦奋最近是真的不容易。

vocal组和rap组的训练时间仿佛有时差,去食堂看不到韩沐伯,去健身遇不到韩沐伯,回到宿舍韩沐伯早就睡着了,早上醒来韩沐伯已经去练习了。

他失去了他最耐心的听众,已经攒了太多废话和烂梗了。

何况靖佩瑶和磊子的rap已经忙得他够呛。

佩瑶其实还好,会唱民谣的男孩好歹懂节奏,与生俱来的低音炮又带着点少年的亮堂,唱rap唱民谣都合适得不行。

只是磊子的实力...大家也都是知道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也带着俩孩子和几位rapper们一起,美其名曰让他们多感染感染那个氛围,...

【秦沐秦】兜兜转转 01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第一次试着写长一点,大概分两三篇吧不过字数其实不算多,希望可以坚持下去

※ooc属于我,陪伴属于他们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明明是同公司的队友却好像都很久不见了。

看着同组的尤长靖匆匆告了别就急忙跑到门口,一边哄着那个在门口等了好久的台湾腔队友,一边拉着他走向食堂,韩沐伯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一个人很久了。

李权哲去找乐华的队友了,陈立农也向来开朗,正和关系不错的几个兄弟三三两两说说笑笑,他一个人揣着兜走在后面,突然就想起来一句话: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这话实在是太矫情,他被自己吓了一跳,马上在脑子里疯狂唾弃,说这...

【秦沐秦】刚好

※本来想看完节目发,又怕看了节目又想改动,就先这么发了。
※秦沐秦无差。
※请勿上升真人

众所周知,秦奋重回舞台,是因为韩沐伯说服了他。

其实不仅如此。

或者说,把他拉回来的,不仅是韩沐伯的那句“你这样都放弃的话,那我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当上偶像了”,更是因为,说这话的人,是那个曾经在淘汰时笑着声称是“最后的旅程”的韩沐伯。

秦奋看过《燃烧吧少年》。一开始是无意中看见一张与自己有些相似的脸而好奇,后来是莫名其妙忍不住看了下去。

行程忙得不行四处乱转,还能抽出时间来看节目,盯着人眉尾的痣看半天,确实是相当莫名其妙。

所以后来当他看到韩老师训秦子墨跳舞起范时是真的忍不住笑——当初那个为了...